第 115 篇預言 當心會臨到美國跟全世界的極權獨裁政體!

預言

第 115 篇預言
當心會臨到美國跟全世界的極權獨裁政體!

經使徒伊莉莎白.雪莉.以利亞(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在如阿克.哈.古德西恩膏下的說寫記錄
預言於2009年9月30日贖罪日開始時被賜予
於2009年10月12日釋放

* * * * * * *

在以下的預言前來時──

預言通過先知以莉莎法說出的「聖方言」前來。神的聖靈賜信徒口才(徒2:3-4),讓他們能說天國或地上別國的語言(林前13:1)。以莉莎法說出聖方言,再帶出了預言。(林前14:6)。

使徒行傳2:3-4 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哥林多前書13:1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哥林多前書14:6 弟兄們,我到你們那裡去,若只說方言,不用啟示或知識或預言或教訓給你們講解,我於你們有什麼益處呢?

* * * * * * *

這篇預言使用神的希伯來文聖名

三一真神的希伯來文聖名
(希伯來文是從右向左←閱讀)

耶和華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ה:亞哈威(YAHUVEH)
יה:亞(YAH)是亞哈威的簡稱
就像在「הללויה 哈利路亞」中「יה」
其字面意思是「讚美亞」
亞哈威/亞威是父神;

耶穌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שוע:亞呼贖阿(YAHUSHUA)
是「亞拯救,亞的拯救呼籲」的意思,
亞呼贖阿是神的獨生子

耶穌基督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שוע המשיה: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
(YAHUSHUA ha MASHIACH)
(המשיה:哈.瑪西阿克等同於彌賽亞/基督)

聖靈是稱謂,其希伯來文是:
רוח הקדש:如阿克.哈.古德西
(RUACH ha KODESH)

聖靈的希伯來文聖名
שכניה תפארה:舍金亞榮耀
(SHKHINYAH GLORY)
是「神亞的居所、亞的神聖同在,神亞的榮耀」的意思
「舍金亞榮耀」的啟示在這個事工的網站上也可以被找到。

שכינה:舍金娜(HA SH’KHINAH/SHEKINAH/SHKHINAH)
是「神的居所、神聖同在」的意思。

שכניה:舍金亞(SHKHINYAH)
שכינה:舍金娜(SHKHINAH)
(「舍金娜」是神首先顯明給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的聖名拼法,
之後神把有「亞」聖名的名字也就是「舍金亞」顯明給她)

חכמה:智慧 (HOKMAH赫克瑪,WISDOM)

另外:
אמא יה:伊媽亞(IMMAYAH)是「母親亞」
אבא יה:阿爸亞(ABBA YAH)是「父親亞」
אלוהים:以羅欣(ELOHIM)的意思是「神」

除非特別標明,預言中經文的引用都是來自中文和合本聖經。

* * * * * * *

亞哈威跟先知以莉莎法〔伊莉莎白〕說要在每篇預言前放上祂所說的話:

很久以前,甚至在這個事工開始以前,
我就已經警告過妳了,以莉莎法〔伊莉莎白〕。
不要用男人或女人的名字為這個事工取名。

我把這個警告放在妳的靈裡面,
因為這都不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
這都不是由妳的口說出來的,

這是從亞哈威的口裡生出來的;
這是從亞呼贖阿妳的瑪西阿克的口裡生出來的;
這是從如阿克.哈.古德西妳的伊媽亞的口裡生出來的。

如果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早在很久以前就會失敗。
這是通過舍金亞 榮耀吹遍全地的神聖復興的風,
不是通過妳的氣息,否則這個事工早就失敗了。

《以賽亞書》42:8
我是亞哈威,這是我的名;我必不將我的榮耀歸給假神,
也不將我的稱讚歸給雕刻的偶像。
(第105篇預言)

在2010年7月,亞哈威神說也要加上以下的經文作為對那些嘲笑之人的警告:

《歷代志下》36:16
他們卻嘻笑神的使者,藐視祂的言語,譏誚祂的先知,
以致亞哈威的忿怒向祂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

接著,在2016年7月:

任何膽敢嘗試傷害這兩個受膏者的人,有禍了!你們會後悔你們曾經出生的那一天。不要觸犯我的受膏者,也不要讓這兩位先知受到任何傷害。(詩105:15;代上16:22)你們最好這麼做,否則我,阿爸亞哈威會把你的舌頭撕碎!(第128篇預言)

來自先知以斯拉:

我警告你們──所有那些前來敵擋這個事工、敵擋諸預言、敵擋以莉莎法和我、敵擋聖靈全能風野火事工裡所有執事的人──我現在警告你們。不要觸犯亞的受膏者,不要傷害祂的先知,(詩105:15;代上16:22)惟恐亞的忿怒之杖將會臨到你們。

但那些蒙福的人、那些祝福這個事工的人、忠誠的人、接受諸預言的人──大大的祝福將臨到你們!都是為了保護屬於亞的一切,奉亞呼贖阿的聖名!

《詩篇》105:15 亞哈威說:「不可難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惡待我的先知。」
《歷代志上》16:22 亞哈威說:「不可難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惡待我的先知。」

* * * * * * *

2009年10月15日更新。先前伊莉莎白(以莉莎法)未修改過的禱告被意外地貼上了,以下是修改過後的禱告版本。預言還是正確的!

在下面的預言裡,亞哈威告訴網站管理員,要把我的照片放在這篇預言上,但我真的不想把照片放上去,所以我禱告詢問亞哈威,為什麼要把我的照片放在上面,祂對我說:「這就像我亞哈威在我的愛裡看著妳的臉一樣,我也在我的怒火中看著仇敵的臉。」

* * * * * * *

當我,伊莉莎白〔以莉莎法〕,於贖罪日這一天在亞哈威寶座前禱告,向阿爸亞哈威抱怨說,最惡劣的謊言和毀謗性攻擊,是來自那些自稱為基督徒的人的時候,我聽到阿爸亞哈威說:「如果他們現在出現在我的寶座前,被我審判的話,妳會對他們說什麼?」然後祂把這件事──逐一列舉攻擊亞哈威與這個事工的仇敵的名字──放在我心上,又要我向祂要求祂能緘默我們的仇敵。我與我的肉體爭鬥,因為我不知道阿爸亞哈威會要我在全世界面前,把這個禱告張貼出來。但亞哈威說,祂要這些仇敵們知道,他們的名字在贖罪日,被呈交了上去。這是我做過的事情中,最卑微的事。我討厭讓仇敵看見我的軟弱,然而我仍順服神。

禱告開始:

伊莉莎白〔以莉莎法〕:今天是贖罪日,阿爸亞。我在這個贖罪日來到你面前,阿爸亞。我在淚水中告訴你,我說「我在你面前掉淚」,當某篇預言被重讀的時候,天父。有一個字被拼錯了,天父──那篇預言叫什麼?你讀的那篇預言叫什麼名字?

伊莉莎白〔以莉莎法〕:「噢,以色列,你的血祭在哪」,裡面有一個字被拼錯了,天父。不應該是「除了」,應該是「接受」。

伊莉莎白〔以莉莎法〕:預言是別人抄寫的。他們沒有把頓號放在那裡。句子裡有個字被拼錯了,我真是……與其用「接受(A-C-C-E-P-T)」,他們卻反而使用「除了(E-X-C-E-P-T)」。這字改變了整個句子。我在亞面前哭泣,我說「我從未請求成為一個先知」,人們,我要這個被錄下來!我──

是的,祂說我有。就我來說,我在亞哈威面前哭求,我要大家明白這件事,我並沒有充滿驕傲。我持續在亞哈威面前哭泣。我非常害怕將任何一個字搞錯。在這個贖罪日,我哭泣著,現在也是一樣。真氣人,我討厭我的仇敵看見我這樣子──

我本來在說的是:「阿爸亞哈威,以及親愛的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我要站在你的寶座前,要為這嘴所出、說過的話負上責任──但我知道它們都出自於你。

但如果一個字被抄寫錯了,如果、如果漏了一個字的話……

因為你說話地速度極快,當你跟我講話時,我奉聖方言禱告,我腦中同時聽到你所說的話,但我的嘴有時會無法快速把它們翻譯成英文(林前14:6-13),所以有可能缺少一個小小的詞:一個「of」或者「the」。或者我就等著,聽你要說的話,我可以說「並且」。

然後我──這個恩賜實在太脆弱了。這個、這個、這個恩賜是我所不明白的。這恩賜太特殊,我不知道其他獲得這恩賜的人。我想要碰見其他擁有這恩賜的人……這許多年我都這樣期待著。

我本來向你哭泣,然後我聽到一個字寫錯了。現在所有的譯者必須扛起這擔子,修改這預言──是哪一篇?

是第63篇預言。無論如何,呃……我只是想跟所有人說,你知道的,我盡我的全力。作為一個先知是很令人驚恐的事──一件驚恐的事。我知道聖經說這是其中被神給予的恩賜,這是人們應該禱告求得的恩賜,但我要說的是,這是一件驚恐的事。

我持續哭喊,我持續對阿爸亞說:「我沒有向你要求得這個恩賜,我並沒有求。我並沒有求要成為一個先知。我並沒有求要成為你對列國的代言人。這太令人驚恐了。」

但祂一直告訴我同樣的事:「但是,噢,妳有,伊莉莎白〔以莉莎法〕。妳在天國這麼做了。是妳自願的,有一天我會證明給妳看」(耶1:5)──但現在,在我的肉體裡,我只知道:我快預備說出一個新的預言了,預言總在我最意料不到的時候出現。

從未,從未、從未、從未、從未……有人寫給我這句話,我寶貴的兄弟凱薩(Caesar)曾寫給我(他來自新加坡)。他說:「無論妳做什麼,伊莉莎白〔以莉莎法〕」(我在贖罪日讀到這封信。我非常愛他,他是我在亞呼贖阿裡的新兄弟。他也是一個先知,但是他非常非常的謙虛,甚至不想被稱作為一位先知),他說:「無論妳做什麼,都不要敬拜這個恩賜,不要讓恩賜成為一個偶像」

這個、這個恩賜並非偶像。我甚至沒有求問……它們就這樣發生。(預言性方言跟預言本身),它們就這樣出現。在我身邊的人知道:預言會在我最意料不到的時候自我口而出。而就在今晚──我剛剛才跟亞哈威說:「如果這是三分鐘以前,一定會是個奇蹟」。

我不知道為什麼花了這麼多年──哪一年?2002!在2002有一個翻錯的字,拼錯的字,並不應該用逗號,他們該用句號。

但當亞跟我說的時候,我就像一個古時的先知。祂不……很多時候,我幾乎沒有停頓。我只是從方言進入英文。所以非常難把亞想要分開的用詞分開。

這麼說的用意是,我只是想要你知道,無論現在說出什麼,我剛剛才在亞哈威的寶座前請求說:「我並沒有求成為先知──這太驚恐了。」

但事實是,當一個訊息中間沒有預言時,我因能稍微解脫而深深嘆息──因為沒有人可以向我扔更多石子了。我以前常說,「請不要向這位信使投擲石頭」。(因為,相信我,我受到許多石頭的攻擊。但它們不是石頭,是巨石。)眾騙子和毀謗者站在一起(太5:11-12)。還有你們那些沒有保護這事工的人,你們知道真理是來自這事工。

你會負上責任,在亞哈威面前!因為你讓工作更加困難。你應該發送許多郵件把仇敵淹沒。你應該說:「把證據拿出來,不然就閉嘴!拿出你的證據來!」。因為,你知道嗎?他們沒有任何我是假先知的證據!

他們甚至拿我的「名字」說:「這是她的真名」。愚蠢的人們!你們怎有膽子,你們怎有膽子相信那些謊言!我是個佈道者,我已去過世界各地,而我們旅行是因為我們是傳教士,這也寫在我的見證裡:我本來是要逃離一個謀殺人的前夫,他……我全都寫在我的見證裡。如果你是眼睛盲目以致不能讀我見證的人,還有那些相信這些謊言的人,你們會負上責任!你們會負上責任!

在這個贖罪日,我全身都感覺到,我得警告你,所有在這些年來到這事工網站,並被餵養的隱士們:你們參加你們的組織教會,你在星期天去教會,在奉獻盤上放入什一奉獻,你確定你給了他們什一奉獻。

但在這個你得到靈糧的地方,因亞開口說話,而成了你所依賴之地,(因為毫無疑問的,你的組織教會沒有先知開口講話,或教導你任何新知識),你沒有給這個事工任何美物。你以為這事工是免費的,因為事工是在網路上。你不把我們的代價算進去,你沒有把我們所受的苦難算進去,你不把我們所受的迫害算進去,你什麼都不算進去!你拿了就吃,吃了就跑!當你看到我們在所有人面前被釘十字架時,你甚至不願意為事工辯解。你還能更加不在乎一點嗎!?

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這沒有讓你付出任何東西,但這讓我付上一切所有的,這也花上了我的健康。(伊莉莎白〔以莉莎法〕在哭泣)

這個贖罪日我帶著眼淚告訴你,亞呼贖阿要回來,但是祂不為那些坐在組織教會並因他們在星期日去教會而特別沾沾自喜的人回來。如果你不把祂放在你愛慕與生命的首位,祂就不會為你回來。你不會見到祂,你不會見到祂。祂要把你留在大災難裡。

你會好奇為什麼──那些你們沒做任何事為我辯解,那些不動一根手指幫助這個事工的人。我們現在有許多預言的翻譯語言:最少有14種,更多的要來。但是你們那些什麼都不做的人,你們甚至沒有給我們任何鼓勵的話語,什麼都沒有。你知不知道亞哈威會因這審判你?你知不知道就算你最終到了天國,你是否知道,你的賞賜會被拿去,就因為你在地球為祂所做的「好事」。

我不知道亞要說什麼。我只希望預言可以被錄下,因為……就像我說的,我們接觸到更多語言……噢,有多少靈魂會去到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那裡,還有,噢天,騙子正開始聚成一塊:毀謗者、撒但的僕人、撒但的子民。

我能忍受撒但敬拜者。嘿,伙計,他們把他們的詛咒以及魔咒送來、他們舉行宗教儀式,還有他們的犧牲祭,他們送來他們的恐嚇信,威脅我的生命。噢,這些垃圾,他們的巫術!這些垃圾──

但你知道我最難忍受誰嗎?就是那些奉耶穌基督(亞呼贖阿的希臘譯名)的名禱告的人,那些自稱自己走在去往天國路上的人,這些就是我最難忍受的人。因為他們甚至,他們甚至都不是基督徒。他們徒有虛名,他們跟亞呼贖阿沒有關係,他們裡面沒有基督。他們沒有被聖靈恩膏──否則他們就會知道,從1995年開始,任何在網路出現的事工〔只要在結好果子,便是屬於亞哈威的事工〕。

我是一個「被按立的執照牧師」,這沒什麼了不起,我真正的按立來自天國。並且是呀,你或許有被人行按手禮,接著便成了「使徒」。從這世界的眼光看來──這很了不起。那並不意味著任何事,僅僅是:另一個人將手放在你身上,然後你就得到了〔他們的〕「按立」而已。而我被按立成為傳道士跟先知的職位卻是來自天國(加1:15-16)。

你猜怎麼樣?他的名字是什麼?他叫什麼?那個人的名字叫什麼,住在紐西蘭,為什麼我老忘記?

安德魯.斯壯(Andrew Strom),還有你的先知學校!你可以帶著你的先知學校,你知道你可以把它放到哪個見不得人的地方去!

你不能教導人如何成為一位先知(約一2:27),你也不能向為了想要成為先知的人收費(太10:8,21:13)。你是個騙子。在1995年我遇見你的時候,你就是個騙子,你把我放在你的黑名單上。

你在亞哈威的格殺名單上,安德魯.斯壯!

你說:「當心這些人:教導你必須遵從十誡,還有那些相信,告訴別人『如果你不榮耀安息日,守它為聖日的話,就要當心了』的人──逃離傳講妥拉的人!逃離他們。」

唔,你猜如何,安德魯.斯壯?你以前是個撒但教徒,現在也還是個撒但教徒!

我要這個被十四種不同的語言記錄下來:安德魯.斯壯是個撒但教徒!

你聽到了嗎?──你是個撒但教徒。

我知道你從巫術開始,我從你的見證知道的。並且,潘蜜拉.馬丁(Pamela Martin)將我放在她的黑名單上。她曾是你的朋友,她現在也還住在美國德州。

我還沒忘記你,潘蜜拉.馬丁。我沒忘記妳所做的事。

我也沒忘記你,安德魯.斯壯說:沒有純正的神的話語,神的話語一定全都是來自肉體──他在1995年因神的話語這件事對我進行了指責羞辱。

我還沒忘記潘蜜拉.馬丁在電話裡,告訴我說,妳害怕安德魯.斯壯,因為他有力量,妳說那些是撒但的力量。

你猜怎麼著,安德魯.斯壯?你猜怎麼樣,克雷格.馬丁(Craig Martin)?我還沒忘記你們。我沒忘記你們任何一個。我要這些話都被錄下來……現在,他攻擊我。

亞呼贖阿在贖罪日沒有忘記你們!亞哈威希望這個被錄下來!祂沒有忘記你!

那個自稱為「葛拉威爾.希浦」(Malcolm Heap),你是「糞堆(heap of dung)」!你,寫了關於以利亞的書,現在自稱你是以利亞!你,還把將這些東西放在網站上毀謗我,侮辱我!

那個所謂叫做老史蒂芬.羅希(Stephen Rossi Sr.)的基督徒顧問。你,那我曾經稱作兄弟並指導的!你,第111篇預言本來是成為祝福的,但是你卻作為詛咒吐了出來,因為你不想離婚,因為那會花很多錢!

你不是真正的基督徒顧問!你是撒但所假扮的!你是個猶大,我在世界面前如此宣布,且不只有這些,(不是我要這樣宣布,但是,男人)你有大麻煩,因為在贖罪日──(我之前不知道這些事要發生,我只是開始用神方言禱告)亞哈威要我告訴你,你知道猶大的命運嗎?你猜怎麼樣,老史蒂芬.羅希?那會是你的命運。

你親生的兒子,你親生的血緣兒子現在服事這個事工,作為一個青年輔導。小史蒂芬.羅希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兒子!我們愛他,我們輔導他,他現在是個青年輔導,他一點也不像你。他現在甚至不再聲稱你的血統,他裡面只流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

我警告仇敵們。

我要警告西番.丹尼奧斯(Zeph Daniels)。亞哈威還記得你!他在這贖罪日記著你,因為你也是其中一個。我知道還有很多其他的人……

人們,我需要你的幫忙。聖者們,你們被這個事工祝福了,你要藉任何方法證明你真被祝福了!要證明你真被祝福了!(因為總有一天,你要在亞哈威面前如此證明!你做了什麼幫助我們減輕了負擔?你有以什麼方法、方式或形式來幫助了我們?你是否幫助過我們?你是否妨礙過我們?你是否鼓勵過我們?)我的意思是鼓勵我們的話是很好,我們也感謝這些鼓勵的話語,但我們需要實實在在的幫助。

我們需要幫忙,這個工作太重大了!

我們跟許多國家的人取得了聯繫,我們嘗試警告薛利.謝那(Sherrie Shriner)的邪惡(預言92)。我們嘗試警告關於琳達.紐柯克(Linda Newkirk)的邪惡……

琳達.紐柯克!我們剛收到別人寫的信,告訴我們:她持有人質。她在那裡證明她的魔力,來自撒但的能力。

怎麼還能有人會從琳達.紐柯克那買書?你怎麼會將她經聖經所說的話合理化:「生下一個男孩」(manchild)?「懷孕17個月」?噢,我的天吶,人們!你們是怎麼回事?這個女人很危險。她是撒但的偽裝。

還有薛利.謝那!噢,我的天啊!你在那邊埋葬奧根(Orgone),奧根!──這是跟蹤你的裝置──她的「特別」奧根,她特別的奧根,應該能避開外星人,應該能避開惡魔,應該能避開天空的太空船。

你真的有這麼笨嗎?!我很抱歉,但是阿爸亞哈威非常生氣。你自稱為基督徒,但裡面卻沒有基督的存在。你倚賴那個賣奧根、說將它種植在園裡的女人──把它種在這個世界裡。

你難道不明白嗎?你沒讀神聖的預言嗎(預言93)?你將疾病引向了自己,通過這個奧根,你把惡魔引向了自己。你也吸引了外星人過來──別擔心,當UFO來時,牠們會知道你在哪裡。你會為你所有做過的負上責任。

若你以為除了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和聖名,什麼都能抵擋惡魔的話,你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盲目,你的耳也是真的,真的很聾!或者你是被心靈控制或操縱的靈影響──的確是如此,如果你跟從薛莉.謝那或琳達.紐柯克的話。

我們要張貼這些書信,這是關於琳達.紐柯克的警告。這女人很危險,非常危險!

她讓大家來她家,告訴他們來她家裡,說她會保護他們的安全。她把他們鎖在她稱作睡覺的庫房,她確定鍵盤鎖是被放在外面的,這樣她就可以把他們鎖在裡面。

我告訴你們,你們要負上責任。我的意思是,為什麼這位先知是那位必須要興起的人,是那位必須要警告人們關於這些惡毒的仇敵的人呢?為什麼必須是我?而且仇敵的名單非常的長。

雷克.喬納(Rick Joyner)跟「神眾子彰顯」(Manifested Son’s of God)的運動。你甚至還未開始了解事實,為什麼他的名字是「晨星出版」。他為自己命名……從天空墜落的晨星是誰?每個人都知道這是路西法(lucifer)嗎?你是不是不知道「神眾子彰顯」運動到底是做什麼的?他們按立自己是神,真是豈有此理!醒來吧大家!醒來!

我就像古時的先知,我受夠了!我受夠了愚蠢,我受夠了聾耳,我受夠了盲眼,讓鱗片從你的眼中掉出來,看看這是怎麼回事!這就是我在這贖罪日要說的。

我知道亞的預言正要出來,我開始講起了聖方言,這日同時也是審判日。就是這樣。

其中有一些事情──所有我所說的事情──不是一些──是全部我說過的,都被放在我的心上。亞哈威很憤怒,祂很憤怒!

其他被呼召成為這事工成員的翻譯者們在哪裡?你們為何不自願貢獻你們的時間?我們收到這些信件說:「噢,我被呼召成為你的翻譯員,但這會花費你『這麼多』的錢」。什麼!我們不因放上英文預言收取任何費用,為什麼你,那些相信這個事工說出真理的人──為什麼你們會說我必須要付你『這麼多』錢呢?

我們的翻譯者們努力工作,他們把全職的工作放在旁邊,奉獻許多時間來把事工的神聖預言以及訊息翻譯成不同的語言。我甚至都不能告訴你,他們為這些遭受了什麼痛苦,他們花費了多少時間在翻譯上面,他們損失了多少睡眠。我甚至不能開始列舉他們的付出。

但他們的賞賜會跟著他們到天國去,他們會遇見那些靈魂,就像我們會遇見靈魂一樣,會一一被他們感謝,因他們站在我們的身旁。我們知道當我們離開這個地球時,我們會帶著許許多多的賞賜離開,因我們帶領靈魂去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因我們傳講神聖的事。

所以這是我在這贖罪日所要說的。現在我要看看亞哈威想要我說什麼,因為這些全部,全部這些都在亞的心上……一切。

亞呼贖阿要回來。大災難幾乎臨到我們,你們那些在吉姆.布拉姆萊特(Jim Bramlett)網站,在「五鳩」(5 Doves)上的就要遭殃。吉姆.布拉姆萊特你有大麻煩。你有非常大的麻煩,你要站在亞哈威面前,你要為每次某人興奮的說:「這就是亞呼贖阿回來的日子」、「這就是被提的日子」負上責任。

每個在「五鳩」裡論壇的人,那些跟隨吉姆.布拉姆萊特的人,每一個說:「這就是了,就是這一天……」的人。

這個牧師……這個牧師叫什麼名字?

噢F.M.賴利,你這浸禮會教徒,你。你真的要以一個巨大的、巨大的方式站在亞哈威面前。你們那些教導人們可以犯罪的人,還跟他們說「不管他們在做什麼都沒關係,不管他們是否通姦都沒關係,不管他們做什麼都沒關係,只要當你的……,只要你知道這件事……」。

你看看,這就是你的福音,不是聖經的福音,F. M.賴利。你要站在憤怒的亞哈威面前。你會知道的,你會發現的,為你所做的──你教導人們他們可以犯罪,他們仍能被提去,進入天國:「沒關係的,只要你有念過救恩禱告,不要擔心,要快樂!當被提出現的時候,你不會在大災難裡」。

F. M.賴利,我在「五鳩」看過你給出被提的日期,一個又一個的日期。

瑪莉琳.艾吉(Marilyn Agee),我知道妳是誰。我在1995年跟妳一起出現在互聯網上,妳做了同樣的事,「今年就是被提的日子、這一個月、這一個猶太新年,『這一天』就是五旬節的日子」……我不太清楚,因為妳瑪莉琳.艾吉說了許多日期。

所有你們「五鳩」給了許多不同的日期,人們被徹底的摧毀。每一次他們真的相信──有一些甚至得到了拯救──因為他們害怕被留下,所以他們著急地跪下,屈膝跪倒,然後說:「我不想被留下」。

F. M.賴利說「這一天」就是被提的日子,吉姆.布拉萊姆特說「這一天」就是被提的日子,瑪莉琳.艾吉說「這一天」就是被提的日子。你猜怎麼樣?你們全都要負上責任,因為這些寶貴的靈魂在他們屈膝向亞呼贖阿悔改、將生命給祂之後,你們所說的那個日子過去了……被提沒有發生……

他們在這世上憑什麼還會再相信關於亞呼贖阿的其他事情呢──當祂原諒了他們的罪,以及其他的拯救後──當你欺騙他們、向他們保證會被提後?你向他們保證被提的日期。「五鳩」你有禍了。在今天,亞哈威跟任何與「五鳩」有關係的人如此說。

我要列出一些名字,多娜.柯思蘭(Donna Cothran)。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亞說了妳的名字。妳曾是這事工的一員,妳曾給我鼓勵。現在妳坐在五鳩中相信謊言。現在妳參與謊言,妳將會為這負上責任。我不知道為什麼亞告訴我某些人,在我心裡要我現在說。我不明白,但是妳要聽這些話語。所有人,所有人:「五鳩」,要小心「五鳩」。他們將你建立在巨大的失望上,他們全部的人都會負上責任。

亞哈威不會草率對待這種事情。當你說「這一天」就是被提的日子時,祂不會輕率對待這種言論。這個事工(聖靈全能風聖靈野火事工)不做這種事。

我曾被告知,我被肯定地告知過(我現在就站在亞哈威的面前,就在我說話時)。天使們,聖天使們會來到了我這裡,他們告訴了我他們會回來並告訴我被提的日期。這不是出自於我的肉體。我曾看過他們,我碰過他們的翅膀。我的見證在下面。

我知道祂稱我為祂的鳴警使女。我知道,我就是知道。你可以嘲笑,仇敵們。這不是我所編造的,這真是太蠢了!但我知道必須有人呼喊說:「看吶,新郎來了」。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亞呼贖阿跟我說過,聖天使會回來,一定會成真!(我不相信亞話語以外的任何言論:亞呼贖阿會在猶太新年節回來,會是一個安息日,榮耀歸亞呼贖阿,我們不需要以太陽曆為準,否則那就會是2020年了。我們被告知以陰曆為準(民28:11a,14b),亞起初所設定的是陰曆。。)

所以在這個贖罪日,亞思念這一切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會得到贖罪日的預言,我一點也不知道。我本來在哭喊說:「我並不想成為一個先知,這太可怕了」,接下來我只知道,我開始以聖方言禱告。

現在我要看看阿爸亞要說什麼,只有這個:「仇敵們要遭殃了」。禍哉,禍哉,禍哉,禍哉!那些阿爸亞哈威的仇敵!就算你自稱為基督徒,如果你真的沒有跟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有一個關係,一個愛與順服的關係,我告訴你這件事(任何扔石頭的人,任何毀謗、散佈這事工的謊言的人……,任何、任何、任何做這些事情的人,任何看到事工被扔石頭、被毀謗、被說謊言而沒有捍衛事工的人,任何不支持這個事工、不鼓勵我們的人):我知道阿爸亞說了這事:「你要為這負起責任」。

你會負起責任。你多少次無視我們的支援懇求,你多少次感到如阿克.哈.古德西拉著你,說:「你最好開始幫助這個事工,(雖然你沒有太多東西,但是你應該做些什麼來幫助這事工)……那些會成為翻譯者的人,你們已經多少次聽見了:「你很熟悉這語言,你能翻譯得了,你被呼召成為翻譯。」但你仍然緘默著那些聲音……

亞哈威跟亞呼贖阿說了,〔譯注:你多少次緘默那些聲音〕,那就是多少次當你祈禱時祂們會塞住祂們的耳朵的次數(賽59:2)。你多少次拒絕伸手幫助我們,那就是多少次亞哈威會拒絕伸手幫助你的次數。你也會留在大災難裡。

我的意思是,我寧願現在受折磨,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真正的新娘現在的確在受折磨,我們被逼迫,但在大災難裡──你不明白,你完全不明白會有什麼樣的折磨在等著你。你不懂,你可以玩你的教會遊戲,你可以說:「噢,但我必須成為一個團契中的一分子,我必須去星期天的教會,就算他們沒有以靈肉喂養我,就算我一直聽重複的靈奶訊息,就算他們不會傳講反對罪。我還是必須去這星期天的教會,你瞧,因為不然的話,我跟神就不會有一個關係了。我必須依賴其他的人來確認我的確有去教會,這樣他們就可以看到我有去教會。」

你看,這全是教會的遊戲,不是嗎?你是個座位溫熱者(pew warmer),不是嗎?你以為你必須要靠其他人才能讓你保持聖潔,你必須要有一個可參與的教會,你必須要有一個牧師來確保你待在神聖裡。你有麻煩了,你甚至跟亞呼贖阿都沒有關係。那麼你的麻煩就大了。

在大災難裡,當只有政府的教會殘留時,你會做些什麼?只有那些敬拜獸的,他們是那些唯一在拐角處擁有教會的人。你沒有教會就活不下去嗎?你不能現在獨自跟隨亞呼贖阿嗎?你有大麻煩了。我們收到多少的信件說:「噢,我必須要參加團契」,但就算你現在被警告過,你仍舊會去找另一個教會。

還有彌賽亞猶太教會堂……我必須警告人們。在我們身上有一個負擔,一個新的負擔,就是這個:

亞呼贖阿已經警告過那些有組織的教會。但是現在,誰是巴比倫的教會?你去你的牧師那,坐在你的組織教會裡,你警告他們然後說:「聽著,這不是真正的安息日」,但是你的牧師拍拍你的頭,然後說:「沒關係的,哪一天都行」,接著他們拿保羅說過的經文,一次又一次地扭曲經文,說保羅是跟猶太人講:「不要讓人在安息日上論斷你」。但一次又一次地,你聽從了這個謊言,你相信了這個謊言,你相信了這個牧師。

但現在讓我們回到彌賽亞猶太教,你們把「亞(YAH)」從亞呼贖阿的聖名中拿走。把「耶(YES)」放進祂的名字裡。「耶(YES)」是什麼?父親的名字不是「耶(YES)」。但阿爸父親亞哈威的名字卻應該被包含在祂唯一獨生子的名字裡,叫做「亞(YAH)」。

有多少彌賽亞猶太教會堂跟隨東正教派的儀式,以及人為的傳統?有彌賽亞猶太教會堂到目前為止,已經只是完全地、完全地在跟隨東正猶太教派跟律法主義的習俗?他們忘記告訴人們──就在這贖罪日──我們有罪的贖罪祭。這一天我們不需要哀傷。我們可以開心的知道:亞呼贖阿是我們的彌賽亞,祂是完美的贖罪寶血,祂是為我們的罪而被獻的唯一完美寶血救贖。我們被原諒了,我們這些真的、真的相信被祂流下的寶血所洗淨的人,我們這些每天都為了讓祂喜悅而活著的人,今天我們得著了安慰;我們不需要擊打我們的胸口然後說:「噢禍哉,我有禍了,我是個罪人。」

不是的,每一次、每一刻我們做了任何冒犯我們阿爸亞哈威的事,每次我們很快的說:「噢,亞呼贖阿請原諒我們。」我們不需要欲謀犯罪。當你蓄意犯罪時,你就有麻煩了。你是在嘲笑亞呼贖阿的寶血,聖經說:「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所以不要只是跑去任何一間彌賽亞猶太教會堂,你最好小心點。在這些所謂拉比中的一些人,他們不明白,他們也不懂。他們被教導祂的名字是「耶書亞(Yeshua)」,就像我第一次被教導救主的名字是「耶書亞(Yeshua)」一樣。我以前不知道,所以你要柔和的方式好好的告訴他們,你要說的正確。如果你想把那些賜給我的預言傳遞給他們的話,那就這麼做。

但如果預言被扔回你的臉上,請不要太驚訝,因為這些稱作拉比的,他們不相信一個女人可以成為領導者。天啊,我在艱難中發現這事實。(發現字在原抄寫中遺失)。

但你知道怎麼樣嗎?我不稱任何人為拉比。我只有一個拉比,祂的名字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祂高過於任何大祭司。我們警告你,當你去彌賽亞猶太教會堂裡時:不要期待,不要期待你會發現你在這事工裡找到的東西,但當你找不到時,你務必要去領導那裡,要確定你有警告他們。確定你知道當他們只說:「主啊,主啊,主啊……」時,他們真正事奉的主是誰。(我也在艱難中學到。我們的見證會在亞的時候,與其他東西一同貼上網站)。

所以這是亞哈威在這2009年贖罪日放在我心上的事。

我們所在地是29號,在歐洲,贖罪日將於傍晚開始。

現在阿爸亞哈威,我求問你,可否請你發出你的預言?你開始說話發出預言,要我以需要的方式開口。如果我冒犯任何人,我確實請求原諒。我稱一些人為愚蠢者,但我相信那是你把話放在我的嘴裡,因為他們的確是如此。他們以愚蠢的靈行事,相信謊言,不保衛他們所知道的真理。

所以阿爸……(伊莉莎白〔以莉莎法〕開始以聖方言禱告)

* * * * * * *

第115篇預言
當心在美國跟全世界來臨的極權獨裁政體!

極權獨裁政體(Totalitarianism),現代專制政府(一個得到無限權力的君王;專制君王。)國家嘗試參與社會的每一方面,包括涉足其公民的日常生活。一個極權獨裁政體,不只嘗試控制國家的經濟跟政府走向,也嘗試控制人民的態度、價值觀、跟人民的信仰、嘗試抹去國家跟社會的差別。社區的第一重心,是公民對其政府的義務本分。此國家的目的,是以更完美的社會更換現有的社會。

該極權獨裁政體政府最常見的代表是──斯大林的蘇聯、德國納粹,以及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蘇聯跟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點擊去讀更多關於極權獨裁政體

在2009年9月5日,亞哈威在伊莉莎白〔以莉莎法〕睡覺時跟她說:「極權獨裁政體,極權獨裁政體,極權獨裁政體。伊莉莎白〔以莉莎法〕,警告他們,那個自稱為美國總統的人,想要美國被極權獨裁政體統治。最好的健保系統只為了有錢人。未來會有兩種階級,富有的跟現在的中產階級。中產階級會事奉有錢人,貧窮的會被迫接受接種疫苗,慢慢地被殺掉,會被強迫墮胎,他們不會得健保保護。政府會統管所有事情,他們會決定誰活誰死。」

預言開始:

伊莉莎白(以莉莎法),妳別想,妳別想!妳別想為說出口的話道歉,為了每一句我放在妳嘴裡的話。

我命令妳出版一本所有預言的書籍,我命令妳出版一本教導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書。這是我秘密啟示妳的,但一次又一次地事情被推延。

現在我給妳一個新命令,這些預言要以音訊公開。這是最快讓預言達到人民的方法,因為時間很短,而我的民因無知識滅亡。(何4:6)他們缺乏我在預言中給妳的知識。但他們迫切需要這些知識,因為大災難離我們異常接近了!

我,亞哈威,今晚我看著持守另一個日曆的人(傳統猶太日曆)。他們守的是另外一個日期,但這預言還不算太晚。我想說的是,我知道他們的心。他們依然為我禁食,他們依然為他們的罪哀傷,我警告他們,比以往都要更加拉近亞呼贖阿。

因為有一個極權……

(伊莉莎白〔以莉莎法〕不能發這詞的音。她說:「噢,父親阿爸亞哈威……」)

完全獨裁。極……極權獨裁政體……

(伊莉莎白〔以莉莎法〕:「我可以聽到那個字,但只是非常難出口。」)

……嘗試覆蓋整個世界。他們知道如果他們能在美國通過這個法律,他們就能覆蓋整個世界。要當心極……

要當心這個極權獨裁政體,因為他們會讓你沒有任何選擇。他們會奪走你的言論自由,他們會奪走任何教導真理的頻道,他們會壓制想要警告政府所作所為,傳播真相的新聞廣播員,他們會監察所有的文章。

美國,你有一個以希特勒為英雄的「美國總統」。他尋求同樣的權力,他同樣有彌賽亞情結(Messianic/MESSIAH complex),他認為自己是彌賽亞。在心底,他是個極權獨裁者。他答應你會作一個改變,這就是他所運行的平台。我經神聖的預言警告你,這個改變不為良善,卻為了邪惡。

現在你驚訝地垂首搖頭,因為我所預言的事已經被成就了。現在有個比從前更糟糕的總統當了選。我沒有把他放在那位子上,是你選擇的。我,亞哈威,單單允許了它發聲。你們那些投票給他的,感到羞愧吧!如果你沒有站出來,斥責你所做的事的話,我就要你負上責任。邪惡才剛剛開始。

美國再也不是「勇敢自由的土地」了,你妥協的罪沒有一件現在不被合法化。你曾經為道德站立,你曾經斥責其他施行酷刑的國家,現在你轉過來向別人施行酷刑。你曾經舉行日內瓦公約,現在你恥笑它。所有在美國發生的事,世界親眼看著美國擊打、鎖住和平的抗議者。他們看著美國如何讓自己的總統,巴拉克.海珊.歐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施行社會主義議程。美國曾經反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現在他們卻有一個總統,聳聳肩說:「共產主義有什麼錯嗎?」

噢,美國,妳做了些什麼。妳的祖先會為妳哭泣,妳這麼努力奮戰的自由,卻讓少數人扒光妳。妳的孩子現在被學校強行洗腦,並向巴拉克.海珊.歐巴馬唱歌讚揚他。妳的孩子被學校強行洗腦,被教導要接受同性戀的生活方式,他們被教導說:「這有什麼錯?」學校教導妳的孩子,說沒有創造者,全都是進化論!

我透過這神聖的先知,這樣警告妳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帶你的孩子離開敵基督的巢穴」!我做事前會先告訴先知,我在審判來臨前會發出警告。

我警告妳,加拿大,不要跟隨妳姊妹美國的腳步,現在妳卻作一樣的事。

這就是我在這贖罪日要說的,你要見你不願見的事,你要聽你不能相信聽見的事。因為現在撒但的僕人猖獗。教會、組織、企業、猶太會堂、政府,撒但的僕人都涉及這些區域。

學校現在教育你的孩子,告訴他們世上沒有道德。這是多麼令人哀愁、哀傷的日子,沒多少人站起來,抗衛他們的真理。這個事工就像是曠野中呼喊的聲音。這神聖的先知是個在曠野中的女人,她向你哭喊:「在還有時間時要認罪悔改!」

我再說一次,大災難,也就是雅各遭難的日子,離你很近,但有多少人根本不知道。你活得像你會永遠活著一樣。你計劃多年以後的事情,但我難道不是唯一可以數算你日子的神嗎?你為一個永遠不會到來的退休存錢。你為何不在天國投資?你難道不知道唯一會存留的是什麼嗎?只有你為我亞哈威跟高舉我兒子亞呼贖阿,奉你彌賽亞的名所做的事才會存留!

饑荒早已來了,往全世界散開。這是我話語的饑荒(摩8:11)。有多少人知道我是誰?有多少人明白為何亞呼贖阿會來到世上,誰又是亞呼贖阿?有多少人相信罪有代價要付?這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禱告,是你生活的方式,奉信心祈禱,並要付諸行動。(雅1:22)

有多少教會反對罪?有多少人起身保護在學校祈禱,卻被控告的人?為什麼每個教會沒有站起來為這兩個人辯護?

當你看到一個空姐不能穿戴他們象徵信心的十字架時,當你看到十字架被迫從醫院摘除時,那些自稱是基督徒教會的人,你們為何沉默?

你現在說:「阿爸亞哈威你怎能讓我們的自由被拿走。為什麼我的宗教跟言論自由被拿走了?」

我在這天告訴你們:「你們有為這些自由奮鬥嗎?你是怎麼爭取自由的?你現在在做什麼?為什麼你們所有人不做些什麼?」這個事工做了他們的工。求問我,我就會顯現給你你該做的事。墮胎現在這麼平凡,孩子就算沒有父母允許也能墮胎。你做了什麼?你有做任何事嗎?

你為抗議同性婚姻做了什麼嗎?你在同性戀在土地上猖獗做了什麼停止它?你有起來反對嗎?你是否有起身辯護,說阿爸亞造了男人跟女人有祂的用意?嬰兒能被合法給予同性戀者,他們也能領養孩子。罪惡被合法化了。

想像下一代的孩子會成為如何……(提後3:1-5)

世界沒有道德,除了認為政府是神以外,沒有任何關於神的知識。什麼都無奇不有,只要它能使你「感覺良好」。

世界缺乏管教,因為雙親被禁止管教孩子。想像地獄的路,比現在越來越寬廣。這就是我從鳴警使女口中預言將要發生的。

這樣的饑荒要來了(摩8:11)。就像你們這些飢渴我話的人,我現在告訴你們:為未來的日子準備。你問我要怎麼準備?以我的真理餵養你自己,要多學習明白我、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餵養你的靈魂。別視神聖的經文和預言為理所當然。從我從這使女釋放的神聖預言裡汲取營養,因為每個話語都是真理。你會知道你要做什麼。從前摩西時代發生的事情,會再次發生,但我不會不留希望給你。

我現在給你希望:你不會得到將臨的瘟疫,因為你們把寶血作為記號畫在門柱上。亞呼贖阿你彌賽亞的寶血覆蓋著你,祂是我亞哈威唯一的獨生子。當異教徒走在黑暗中時,你會走在我光的領引裡,唯一的永生光是亞呼贖阿你的彌賽亞。當我,亞哈威,把嗎哪放在地上時(出16),不要懷疑(雅1:6-7),我會再為你施行同樣的奇蹟。當你被我天國的嗎哪滋養時,不要懷疑我會餵養你,就像摩西擊打磐石,水流了出來一樣,我也會確實地讓活水為領受的人流出(民20)。當看起來像是沒有水泉時,我會為你提供。

就像沙得拉、米煞,跟亞伯尼歌被擲入火窖時,出現了第四個人,與他們遊走在火焰中,他們沒有被燒傷,他們被拯救被釋放,所有人可以看見他們身上沒有火燎的氣味,他們的捆綁也被裁了──(在異象中伊莉莎白〔以莉莎法〕看見一把燃燒的劍切斷了捆綁)全部的人都感嘆驚奇:「誰是第四個遊行在火中的人呢?」(但3)

我告訴你祂是誰。那是亞呼贖阿你的彌賽亞,祂在過去所做的奇事,也會再為你施行,如果你行持守聖潔,順服我亞哈威,每天都以亞呼贖阿你的彌賽亞之名,詢求罪能被原諒的話。

我會隱藏你。(詩27:5)我會混淆各國政府。走在我的道中,在這個贖罪日,要意識到所有人都犯了罪,虧缺了我的榮耀。因為只有一個完全人走在這個地球上,就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我唯一的獨生子。

所以如果你想在這天哭泣,為未來的事情而哭。盡你全力拯救那些還未被拯救的人,那些還未呼求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聖名的人。為他們要經歷的事情而哭。我再說一次,當你看見極權獨裁政府從美國興起時,大災難就離你有多近。

要斥責騙子,斥責毀謗者。站起來防衛這個事工,如果你想要繼續聽見我神聖的訊息的話,就盡你全能來幫忙,盡你一切來支持它,跟他們說鼓勵的話語。但要在話後有行為。(雅2:14-15)要幫忙減輕壯大的負擔。再也不要怕去分享我的話。當我把這放在你心上時,在你可以警告時,要盡你全力,在還可以抗議時要這麼做!

美國妳有禍了,因為妳是雅各遭難的日子多接近的記號。世界觀看妳,看著妳失去自由。妳是我用來設定我手錶的時鐘,以色列也是一樣。妳被警告了,妳被警告了,因為首先我送我的聖先知來警告美國。但他們拒絕去聽警告,多數的牧師說這是假預言,驅逐了它,說:「美國會永遠活著,美國是個強大的國家,我們要支持我們的總統,我們要遵守國家的律法,就算他們違反神聖的經文。」

我告訴過我神聖的先知,美國不會聽。卻反而我恩膏她,呼召她,讓她成為向眾國預言的先知。時間在滴答,尤其在你看到那稱為「健保」的爭鬥時,這法案不關乎於生命,這法案關乎死亡。誰會活誰會死,誰有去看醫生的權利,誰則沒權利,誰是在亞呼贖阿裡重生的信徒。他們有你的名字,他們早知道你是誰了。

如果你現在不抗議的話,你會得到你不想有的健保,起碼在天國表決你的選擇。但我有方法,我一直為我真正的孩子們提供出路。有一個逃生的方法,但我現在不會告訴你們。

不要忘了住棚節近了,盡你的全力慶祝它。如果你只能睡在地上,以毯子搭成帳篷。我知道你的心,我知道你能做的,我會榮耀它,我會祝福你。

這是一個幽暗的日子。多少人答謝我,甚至向我禱告。就算他們把時間定在另一個日曆的贖罪日上。有多少人在乎?有多少人在乎?有多少人低下他們的頭?

在基督教教會裡,有多少教會教導贖罪日?如果你在這教會裡,這是你的責任,若你是組織教會的一份子,你有責任去告訴他們。如果牧師斥責你,你就知道這是該離開的時候了,我會將「以迦博」寫在教會的門上(榮耀離開了)。這些是我所要說的沉重的話。

希望──是留給我真正聖潔、跟隨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我唯一的獨生子的人。他們並為那些拒絕在各各他山,為他們流下的寶血之人的孩子們哀傷。

所以設好你的鬧鐘,看著美國,當你看見所有的自由離開時,你會知道──當最後一個自由離開時,大災難就開始了。

我,亞哈威,已經說了。

所以這麼說了,於2009年9月29日晚上十一點寫下。
一個孩子、勇士、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新娘,
使徒 伊莉莎白.S.以利亞(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 * * * * * *

當要把預言115放在事工的網站上前,亞哈威在2009年10月12日說話了。

我很高興你所做的工作。

我告訴妳伊莉莎白〔以莉莎法〕,我知道我要讓妳做的讓妳更覺得易碎,因為妳說妳似乎赤裸的站在世界面前,讓他們看見聽見妳話裡的情緒。妳懇求乞求我,因為妳不知道我會告訴妳,要把這禱告張貼在全世界面前,讓他們可以看見妳的心,讓他們看見,妳如何因我所說的任何一字膽顫心驚。這是給那些說他們愛這個事工,卻從未抬起手指在鍵盤上鼓勵妳的人看的。我告訴妳,就像我說的,是我,妳的阿爸亞哈威把每個出口的名字放在妳心上。

我給你一個新指示。更多的審判會重重臨到我的仇敵上。攻擊這事工的人,也是攻擊我的仇敵。我得要說這話多少次?

事工的名字,說明它屬於誰。它屬於阿列夫和塔夫,以及如阿克.哈.古德西。所以當他們攻擊妳時,伊莉莎白〔以莉莎法〕,妳最好知道這點,他們攻擊的不僅僅是一位女性,他們攻擊的是那古時、永在的那位神,萬物的創造者!

他們攻擊亞呼贖阿,我唯一的獨生子,他們竟敢嘗試用基督徒的名號;他們竟敢嘗試用耶穌基督的名號,在同一時間攻擊妳。他們會為每一句毀謗妳的謊言負上責任,還有你們所有站著不動,什麼都不做,但卻知道真理從這個事工出口的,但你卻沒作任何事護衛它的人。你什麼都沒做,我並不是對那些忠實的、花時間禱告的、寫信鼓勵、提供資金的人說這話,你知道我說過,我會以三倍的祝福祝福你。但我對沉默的大多數,但我對沉默的大多數,來到這裡〔這個事工〕,也知道他們能在這裡〔在這個事工裡〕找到靈糧吃的、得到新的天啟的,卻走回他們的組織教會,成為座位溫熱者,把他們的奉獻,放在奉獻盤上讓所有人看見的人。因為他們說,網路不是免費的嗎?但我卻在世界眼前建造這個無牆的聖殿。

所以,我現在給你另一個指示:我要他們看見他們所毀謗之人的臉,你要放一張小小的照片上去。當他們聽見她的聲音時,他們會被迫看見她的面容。對於那些拒絕悔改的人,我會重重審判他們。還有伊莉莎白〔以莉莎法〕,我告訴妳,妳所落下的任何一滴眼淚,都不是徒然的。我知道妳盡了全力,來照料我的羊群。我認識領導者,跟我放在團隊裡頭的人,每一個我親手揀選的翻譯者,只要他們持續順服,在聖潔中跟隨我,我會繼續使用他們作為祝福,我會祝福他們,因他們全部犧牲眾多,全為了愛的名號。

做得好。做得好。這是什麼樣的鬥爭。你有另一個將出現的預言,且不提我放在伊莉莎白〔以莉莎法〕心裡的那一個預言,但做得好。做得好,凱瑟琳亞。做得好,亞當。做得好,史蒂芬。我給了你照顧羊群跟新的幼鷹的工作,伊莉莎白,妳嘗試培育每一個人,我這麼跟你們說,我是阿爸亞哈威,我的兒子亞呼贖阿妳的彌賽亞被榮耀了,因為妳非常愛他們,每一個我差遣到妳那的。妳愛他們,妳指導他們,必要時,妳斥責他們。我說,「做得好」。

那些翻譯這些預言,放下全職工作的,但卻將我給你的工作放在所有事情前面的,我說,「做得好」。你的獎勵極大。

你們那些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代禱者、代禱勇士們,你花了至少一個小時代禱。你站在前線,說:「你必須先經過我們,才能碰觸這事工的領袖。」我說,「做得好。」你知道你們的身分。

沒有人承諾過這會是容易的,唯一給你的承諾,是這會值得一切辛勞。所有拿起他們的十字,跟隨亞呼贖阿你彌賽亞的,那些因祂的聖名受逼迫的,那些因為拒絕罪,拒絕與罪妥協而受逼迫的,做得好。你是我所愛的。有一天你會站在我亞哈威的寶座前,你會得你的獎賞,你會聽見我說:「做得好」。你對這事工來說是個祝福,分享了你的財富,你甚至不能開始設想,我等著要給你的獎賞,因你該分享所有賞賜,因為這先知出口的應被分享。你會站在她的身邊,每一個成為祝福的人,每一個幫助保護真理的人,每一個斥責騙子跟謊言的人。我,阿爸亞哈威說:「做得好」。

所以這些是我要增加的話語。你以為你完成工作了。但是我,阿爸亞哈威必須要有時間說:「做得好,我忠誠的人們」。

預言結束

凱瑟琳亞的異象:當這話出口,凱瑟琳亞看見綠貝雷帽士兵們。這些是美國軍的精兵,亞哈威向伊莉莎白〔以莉莎法〕透露這些是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

* * * * * * *

聯絡我們:
gardenofperfume@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野火國際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mightywind.com

聖靈全能風野火國際事工華語分支網址
http://amightywindchinese.com